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文化资源地图导航 群众文化 非遗保护 书香东城 文化直播间 示范区建设 国务院信息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非遗保护 > 非遗传承人 > 正文
柴慈继
发布时间: 2013年08月13日 文章来源:文化东城 字体:】  【】  【

我叫柴慈继,是北京象牙雕刻市级代表性传承人,1949年2月6日出生。1969年高中毕业上山下乡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977年考入了北京象牙雕刻厂工作,一直干到退休。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儿,当时画国画的姑姑就成了我的启蒙老师。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业余时间自学泥塑和木雕,还利用回北京探家之际,拜访雕塑老师请教。在兵团创作的作品还参加一些展览活动。返城后,凭借着我多年的美术基础考入了北京象牙雕刻厂,从此干上了象牙雕刻。
北京象牙雕刻厂当时的厂址在前门打磨厂胡同,全厂有职工800多人。厂里对新学员的培养是极为重视的,也是非常规范的。我们一同进厂的人被集中起来先办学员班,有三个老师和一个班主任,学期一年。每天两个小时画画,剩下六个小时发一块象牙练雕刻。在老师的指导下学到了许多雕刻的基本知识,也能够完成一些小型作品。全厂细致的分成仕女、佛人、鸟兽、花卉、小活等车间,并按工艺流程的不同,分为设计、凿活、开脸、铲活、磨光等步骤,流水线式的生产。一年后我被分到了仕女车间,这是北京象牙雕刻厂最大的一个车间。这个车间制作的牙雕作品以秀丽动人的古装仕女见长。我的艺术生涯也从此开始,因为无论用什么材质雕塑女性人体都是最难的。
到车间后,我先后师从张寿年工艺师和孙森大师学习凿活。“凿活”是象牙雕刻的第一道工序,亦是一项高度脑力加体力的艺术创作过程。活凿的好坏在极大程度上决定着作品最终的优劣成败。凿活的技艺非常讲究,在凿的过程中关键部位绝不能失手,有些人物上的线条,要拿捏的非常准确,一凿子下去就成型。记得进车间第一年,有一次雕刻一个仕女的手腕,象牙和木头有个相似的地方,它们都有纹路,仕女的手腕是很细的,必须要特别注意纹路部分,结果我不小心,一凿子赶上了横纹,手掉了,自己傻眼了。我的师傅孙森看到了,一招手让我过去,他把活儿接过来,看了看,几凿子下去就把袖子部分修改了,又凿出来一个手,最后这件活儿还是优质产品。从这件事我懂了,做活儿脑子一定要灵活,凡事都要考虑得多点儿,给自己留点后路。
在两位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加上在兵团八年的泥塑学习,为我雕塑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进车间一年后,即可进行独立创作了。当时象牙厂充足的原料,还有一大批精湛技术的师傅,在这样好环境里,使我的技术进步很快。那时我凿的活每件就都是优质产品了,每月都能超额完成任务,被厂里破格晋了两级。几年后,我的技术比较成熟了,也确定了自己的艺术风格。1985年我的第一个得到认可的作品《少司命》获得了北京市工艺美术珍品展一等奖,我在这个作品中充分将现代雕塑技法与古典仕女创作模式结合起来,以一种全新的构图方式和现代人物的构图比例勾勒出两个古装女神神圣慈爱而又健康向上的形象。同年,我的又一件作品《女娲》获全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三等奖。
1989年以后,国际上一度禁止了象牙的贸易,北京象牙雕刻厂陷入了困境。当时厂里的三个车间合并成了一个综合车间,我当了几年的车间主任。到了1992年因形势变化和个人一些原因,我在厂保留了职称申请回家了。但我从事的事业没有停歇,回家后我不分品种接活,石雕、根雕都做,对其它门类的雕刻涉猎之后,让我对牙雕的处理方法也有了新的思路。我将牙雕技艺移植到其它材料上,与木雕、根雕、葫芦巧妙结合起来,相互点缀,互为衬托,既田园又典雅,整个作品妙趣横生了。这为我创作开创了一条新的天地,也收获了新的创作成果。
2001年,北京象牙雕刻厂改为了股份制,为了不让牙雕这门技艺失传,在有关部门的允许下,将1987年以前封存的一部分牙料发给了我们几个技术骨干,我又接着干牙雕的活儿了,我如鱼得水,多年积累的创作的火花不断迸发,2002年以后我创作了大量作品,有多件作品在全国比赛获奖。其中《香音之神》《大唐贵妃》《药师琉璃光佛会》《嫦娥》《孔子圣迹图》《慧眼》《菩萨》《采莲女》都连续获得了西湖博览会金奖和银奖。2006年《大唐贵妃》被上海第五届大师精品博览会评为金奖,并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评为“第二届中国礼品设计大赛”金奖。2010年 我参与制作的大型牙雕《九州欢腾》获北京市艺术珍品奖。
我在象牙雕刻艺术道路上走过了30年的历程,我一直未间断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在工作中不断做出新成绩。 1991年我拿到了大专毕业证书。2004年被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聘为国家职业技能鉴定高级考评员。2005年以后参加了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等举办高级研修班。通过多年的不懈努力,我取得高级工艺美术师和高级技师职称;获得了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和北京市特级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07年我被评为“北京市有突出贡献高技能人才”;2008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同年还被授予第一批“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2011年,在北京象牙雕刻厂的支持下,在《燕京八绝》盛世精品坊成立了《柴慈继大师工作室》。为了传承,厂子里招来了7个艺术专业的大学生,厂里开了拜师会,我又带了两个徒弟,如今我要象老师傅带我一样带好他们,真希望徒弟们能接上我们的班。我认为,在继承中不断创新,才能发展,才能给我们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百花园中这朵奇葩——象牙雕刻,赋予新的生命。

记者问:请问您的传承体系?
柴慈继:1977年12月进北京象牙雕刻厂,1978年拜张寿年老师学习牙雕。1986年拜孙森老师为师,继续学习牙雕的设计与制作。1987年象牙厂安排我带3名徒弟(贾春明、简春燕、王建)授艺。2005年带3名学徒(郑士儒、贾宝凤、王贵红)。2010年象牙厂安排我带2名雕塑专业的大学生(李茜、张贺)为徒授艺。至今共带徒8名。
记者问:由于象牙材料的紧缺对象牙雕刻技艺传承是否有影响?
柴慈继:是有影响,当然希望牙雕能够发扬光大,但保护野生动物也是必须的。在象牙原料紧缺的情况下,我大胆的进行探索与创新,利用牙雕技艺,寻求多方发展,成功的设计制作出象牙与木雕、象牙与根雕、象牙与葫芦等其它材质相结合的新产品,使古老传统的牙雕艺术与现代审美意识完美结合,既保留象牙雕刻这门技艺,又尽量节省了宝贵的象牙原料。同时也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在有限的材料限制下,不能大批的出技术人才,但必须要出几个有精湛技艺的人才,我会努力的最大限度的将这门技艺传承下去。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Allright reserved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东城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制作 京ICP备050835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