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文化资源地图导航 群众文化 非遗保护 书香东城 文化直播间 示范区建设 国务院信息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非遗保护 > 非遗传承人 > 正文
费保龄
发布时间: 2013年08月13日 文章来源:文化东城 字体:】  【】  【

我叫费保龄,汉族,1928年1月30日生于天津,北京扎燕风筝第四代传承人。我自幼喜爱风筝,享受做风筝的淡泊宁静,更享受放风筝的自由洒脱,也许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我的一生与北京扎燕风筝结下不解之缘。
20世纪60年代,我在北京宣武区人民银行工作,通过拜师学艺以及凭借多年深入研究《北京扎燕风筝图谱》和《南鹞北鸢考工志》,我做的风筝在北京风筝界小有名气。我正式进入风筝圈儿,还要从1972年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的第二届全国工艺美术展览会说起。
70年代初,一些外国团体到中国来参观访问,他们想买具有中国特色的手工艺品、纪念品带回去,但是没有地方去买。周恩来总理知道了这个情况,提出搞一个全国工美展览,把全国的工艺美术品都组织起来。1972年9月3日,第二届全国工艺美术展览会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开幕。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届全国工美展,从开幕到结束,历时4个多月。
那个时候,各种展览都不公开卖票,而是通过组织渠道发放免费的参观券。我这时还在银行工作,通过朋友得到了一张参观券,进到了民族文化宫的展厅里面。在北京展区内转悠了一大圈儿,这下我可急了。挺大的展厅中竟然没有老北京扎燕风筝参展。而且那些外省参展的单位还说北京的好风筝已经见不到了,要买风筝得到他们那里去。我心说:那是你们没看见,北京的好风筝就在我这里!
我找到展览组委会,要求参展。展会的工作人员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拿出自己的工作证。工作人员看看工作证,觉得不可理解。“银行和风筝有什么关系?”我说:“我会做风筝。”工作人员觉得我是无理取闹。“你要说会数钱我还信,别跟我们说做风筝的事啦。”于是把我推出门去。
我心里憋了股劲。这展会我还非要进去不可了。我带着我的作品找到了在王府井大街上的中国工艺美术服务部,就是现在的工美大楼。我至今仍清楚的记得当时工艺美术服务部里接待我的两位经理的名字。他们一个叫苏立功,一个叫姚连生。我对他俩说:“我也不让你们太为难。我把我做的风筝带来了,你们给专家看看。他们要说行,我就展,要说不行,那我也就不费这心了。”两位经理都是做工艺美术商品的买卖行家,清楚什么是好货。看到我制作的风筝,顿时眼睛一亮。后来和专家们一致的看法是:我虽然是个业余做风筝的,但我做出来的风筝代表了北京扎燕风筝的传统,而且是北京风筝流派制作的最高水平。
由此,我的风筝顺利地进入了全国工艺美展的大门。展厅里专门为我设了一个专柜,展出我的风筝。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张仃院长对我的风筝赞不绝口。后来,在一些重要的展览和对外工美交流时,张院长总不忘了说一声:“让老费参加。带点老费的风筝。”
全国工艺美术展览由于受到各方面的欢迎,在民族文化宫展出结束后,很多作品又被转到全国农业展览馆继续展出。这一展就是三年。三年中,我的北京扎燕风筝一直是最受观众青睐的展出专柜。很多国内外的顾客都来买我的风筝。
1973年2月的《人民中国》画报上,特别介绍了我的扎燕风筝。此后,通过一系列的参展和交流,我制作的北京扎燕风筝在北京工艺美术界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在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于1980年从宣武区银行调到了北京工艺美术品总公司,这下,我可以发挥专长了。
1980年5月10日,我绘制的北京扎燕风筝为版制作的风筝特种邮票上市。这是中国邮电部发行的第一套风筝特种邮票。这套邮票上面一共出现了4种扎燕风筝:雏燕、瘦燕、半胖燕和比翼燕。前三种雏燕、瘦燕和半胖燕,面额是8分一张的,各印了1500万张;第四种比翼燕,面额是7角一张,发行了100万张。1995年,湖北莲花山碑林特别为我的风筝立了17块石碑,石碑每块高60厘米,17块全长共约20米。碑上面的题字原文由孔祥泽提供,碑名题字既是出自张仃院长的手笔。
台湾有一本创办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汉声》杂志,这本杂志一直致力于收集、整理中国传统的民间文化,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1988年,《汉声》杂志的编辑在北京的一次民间艺术研讨会上,见到了我绘制的风筝图谱。这也促成了《北京扎燕风筝图谱》和《北京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两书的面世。在《北京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上,我演示的蓝锅底雏燕风筝的制作占了整整8个页码的篇幅。还从来没有一本有关工艺美术的书中,出现过这么详细、完整、直观,并且具有很强的装饰感的风筝制作内容。这种表现方法也成为后来工美书籍出版的一个范例。《北京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在2007年德国莱比锡世界图书博览会上,被评选为“世界最美的书”。
2007年1月11日,经国务院批准,授予我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经北京市政府批准,晋升为北京市特级工艺美术大师。费保龄是到目前为止是风筝门类惟一一位被国家命名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1996年,鉴于我在民间文化保护、传承和创作方面所取得的卓越成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我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
我今年86岁了,有个习惯,只要天气好,每天都要出门到天坛里面去转一圈。进门往前走不远,就有三五扎堆放风筝的,我就站住看上一会儿。老了,自己放不动风筝了,喜欢看别人放风筝,甭管做的怎么样,只要是风筝我就喜欢。

记者:您研究北京扎燕风筝至今有多长时间了?
费保龄:我今年86岁,我从五、六岁开始学做风筝放风筝,我和风筝结缘80多年了。
记者:您的北京扎燕风筝取得了哪些艺术成就?
费保龄:我作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在做风筝的人中,我是第一个以个人制作的风筝进全国工艺美术展览会的,第一个在中国美术馆办个人风筝展,第一个由中国邮票公司出版风筝邮票的,第一个以风筝制作技艺入选北京工艺美术大师和北京特级工艺美术大师。
记者:您能介绍一下您带徒弟的情况吗?
费保龄:2003年,北京市工艺美术协会为大师举办收徒会,杨利平和武金茂一起正式拜在了我名下。我收的徒弟当中比较出色的是他们俩。他们俩均在风筝领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杨利平在2001年4月参加第六届中国国际风筝会第十一届全国风筝风飞表演,2008年荣获第四届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金奖,2009年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作品荣获北京市文联迎接建国60周年精品展优秀奖。武金茂2009年到德国进行民间艺术交流。
记者:您家里人没有想跟您学这个手艺的吗?
费保龄:做风筝要有点儿绘画天赋,更重要的是需要有耐心,要耐得住寂寞,也比较辛苦。我的孩子现在都从事别的工作,没有干这个的。我的徒弟中有一两个能学出来就算对得起这门传统艺术了。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Allright reserved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东城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制作 京ICP备05083560号